秒速时时彩 >> 历史学 >> 古今文献
吐鲁番文书中的“双名单称”问题
2019年11月26日 09:12 来源:《西域研究》2018年第4期 作者:吕冠军 字号

内容摘要:

关键词:

作者简介:

  内容提要:本文从南北朝正史入手,重点谈吐鲁番文书中的“双名单称”问题,认为:南北朝正史记高昌王麹坚又作麹子坚,麹坚是麹子坚的“双名单称”。吐鲁番文书所见“双名单称”存在两种情况:一种是单称前名,一种是单称后名。单称前名出现较少,单称后名出现较多。这应与前名多作“辈字”可以忽视,后名多为“实名”不能省略有关。但吐鲁番文书多有残缺,彼此间又没有必然的联系,很难遽尔断定此“单称”即是彼“双名”。因此,具体情况还得具体分析。

  关 键 词:吐鲁番文书 双名单称 麹坚与麹子坚 单称前名 单称后名

  作者简介:吕冠军,故宫博物院。

  基金项目: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“吐鲁番出土文书再整理与研究”(项目编号:17ZDA183)的阶段性成果,得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专项资助。

 

  《礼记·曲礼上》云:“礼不讳嫌名,二名不偏讳。”郑注:“为其难辟也。嫌名谓音声相近,若禹与雨、丘与区也。偏谓二名不一一讳也。孔子之母名征在,言在不称征,言征不称在。”但实际上很难把握。譬如孔子母名,什么情况当讳征,什么情况当讳在,难有一定之规。于是有所谓“二名偏讳”说。

  陈垣先生《史讳举例》有“二名偏讳例”条,云:“自王莽禁二字为名后,单名成俗者二三百年。其时帝王既无二名,自无所谓偏讳。宋齐而后,二名渐众。南齐太祖名萧道成,《南齐书·薛渊传》云:‘本名道渊,避太祖偏讳改。’是二名偏讳,南齐已然。”①意谓当时是“二名偏讳”。但萧道成是皇帝,“二名偏讳”应属特例,一般臣民未必如此。此外,《南齐书·萧景先传》云:“景先本名道先,乃改避上讳。”②用此例解释“二名偏讳”恐怕更合适。因为对薛渊而言,由双名“道渊”改单称“渊”,实际属于“双名单称”。

  关于“单名”“双名”问题,利用汉晋正史,结合长沙吴简,进行研究者似乎不少。③而关于“双名单称”问题,利用南北朝正史,结合吐鲁番文书,进行研究者尚不多见。本文拟从南北朝正史入手,重点谈吐鲁番文书中的“双名单称”问题,希望能为吐鲁番文书再整理与研究提供参考。

  一、从麹坚与麹子坚说起

  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点校的“二十四史”及《清史稿》中,南北朝至唐五代各朝正史“双名单称”较多,而“校勘记”很少,过去不知原委,现据陈允吉先生回忆上海参与点校“二十四史”往事有云:

  记得赵守俨先生讲过:如果是唐长孺先生看过的稿子,基本不会再有问题。……那次(1973年)去北京,我准备了一个提纲,想请教唐长孺先生一些比较困难的问题,请赵守俨先生联系。……赵先生帮忙联系了唐先生,上海的几位老师一起去,聊了一个多小时,唐先生一一明确回答了我们的困惑。胡裕树先生交待我去北京时问问:《旧五代史》《旧唐书》里的“双名单称”要不要出“校勘记”?唐先生认为这在南北朝史里就有,出“校勘记”反而显得外行,就不要出了。④

  我们终于知道了,南北朝至唐五代各朝正史“双名单称”较多,而“校勘记”很少,是唐长孺先生的建议。当然,这里只是说南北朝至唐五代各朝正史关于“双名单称”的“校勘记”很少,并不是说完全没有。下文会提到,这里暂不涉及。

  近年,王素先生参加“点校本‘二十四史’及《清史稿》修订工程”工作,作为其中“西域四夷外国等传”修订负责人,对修订稿《梁书·诸夷传》和《隋书·东夷、南蛮、西域、北狄四传》中“双名单称”出“校勘记”提出质疑,特别指出:修订者根据新发现的明朝胡广《记高昌碑》披露高昌王麹坚有弟名麹子韑,便拟在南北朝正史所见麹坚的“坚”上补“子”字,恐不妥当。因为,尽管麹坚全名很有可能是麹子坚,但作麹坚属于“双名单称”也并不误。⑤现将南北朝正史关于麹坚与麹子坚的记载条列于下,并对有关观点进行评说。

  (麹)嘉死……子坚立。于后,关中贼乱,使命遂绝。普泰初(531年),坚遣使朝贡,除平西将军、瓜州刺史、泰临县伯,王如故,又加卫将军。⑥

  永熙……二年(533)……冬十月癸未(二十八日),以卫将军、瓜州刺史、泰临县开国伯、高昌王麹子坚为仪同三司,进爵郡王。⑦

  (麹嘉)子子坚,……高昌王嗣位。……大同(535-546年)中,子坚遣使献鸣盐枕、蒲陶、良马、氍毹等物。⑧

  (麹)嘉死,子坚立。⑨

  这四条记载原有疏略。高昌麹氏王国,麹嘉是第一任高昌王,麹坚是第三任高昌王,其间还有第二任高昌王麹光。麹光是麹嘉的世子,麹坚的兄长。⑩因而不能说“麹嘉死,子坚立”。这四条记载,第一、四条作单名“坚”,第二、三条作双名“子坚”。过去的主流观点,都认为作单名“坚”是,作双名“子坚”因涉及父子关系而衍“子”字。(11)但因前揭明朝胡广《记高昌碑》中之《重光寺铭》称有“麹子韑”者为“今上(指麹坚)之亲弟”。(12)陈晓伟遂据此坚定认为:“其行辈字派为‘子’字无疑”,该高昌王的名字应作“麹子坚”,而不应作“麹坚”。(13)李淑、孟宪实相对谨慎,仅称:“麹坚名字,另外一说为‘子坚’,如今有亲兄弟‘麹子韑’的名字比照,子坚的可能性更大。”(14)但均存在明显误解。因为:(1)麹坚、麹子韑还有一位兄长麹光,没有任何记载说他又名“麹子光”。(2)即使麹坚确实双名“子坚”,单称“坚”也是没有问题的。这就是当时流行的“双名单称”。高昌王可以“双名单称”,高昌臣民当然也可以“双名单称”。吐鲁番文书中的“双名单称”材料不少,值得整理研究。

作者简介

姓名:吕冠军 工作单位: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田粉红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
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论坛 快乐飞艇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官网